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花兒謝了


花兒謝了 P 1
用來說話了。 根據剛纔的經驗,他的舌頭是不會輕易停下的,於是我等着他的下一句。 「真的象,髮型也象。」 我有些奇怪,因為當時的頭髮除了比一般男性的頭髮長以外,其他實在是無型可言。 也許無型就是一種型吧。 但這……

花兒謝了 P 2
很低沉。 「我沒問。」 「為什麼?」 「知道了又能怎麼樣?」 「即使無法輓回,但起碼要知道她為了什麼。」 「何苦逼她找個藉口。」 我們肩並肩地走着,那是自從飛走了以後,我第1次感覺到溫暖。 那天深夜,……

花兒謝了 P 3
」 還沒等我回答,她又問道:「明天中午我還坐這兒好嗎?」 我心裡受寵若驚:「明天坐到我對面吧。」 說完了這句,我佩服自己的臉皮。 「為什麼?」 「便於我更清楚的看你。」 讓臉皮厚就厚到底吧。 第2天中午,……

花兒謝了 P 4
「不用這麼客氣,你現在可是威名遠揚,辦公樓裡這幾天都在談你。」 她瞟過來第2眼。 「準確地講,應該是在談我和小花吧。」 「是不是心虛了?」她又送來第3眼。 「不至於你也有了什麼想法吧?」小花問。 「要是有呢?」……

花兒謝了 P 5
聊:「你有點什麼愛好?」 「最大的是電腦。」 「有幾年的腦齡了?」 我覺得這腦齡的解釋至少有兩種,一種是用大腦的時間,另一種是用電腦的時間。 為了不給她有機可乘,我作了具體的回答:「用電腦五年了,用大腦二十三年……

花兒謝了 P 6
顯然沒中我的計。 在她一再軟硬兼施的逼問下,我以最簡潔的語言最籠統的方式給她大概講了我和飛的故事。 當然,我還隱瞞了飛要和我結婚的細節。 我真希望我能象向她描述這個故事時那樣輕描淡寫。 由於牙疼的原故,她決定不回……

花兒謝了


花兒謝了 P 7
給她的時候她還在享受着她所謂的多睡五分鐘。 我開着車把她送到考場,考完的時候她卻噘着嘴說因為我沒更早叫醒她,而讓她沒能考出好成績。 為了撫慰她,我們又一起去吃「香菇青菜」。 吃完飯的她,心情明顯好了很多,於是我們決……

花兒謝了 P 8
這個名字。 我的胸口又開始難以抑制的翻動,我不敢再看,眼角只瞥見上面寫着的「茲定於一九九九年十月十八日……」 。 那一整天我好象很忙,但其實是什麼都沒做得了。 我不僅要阻止自己想早上看到的請柬,還要躲避別人談及這件……

花兒謝了 P 9 -(完)-
這家醫院也只治療過一個病例,是個嬰兒,出生時就存在這種心肌神經病狀,由於嬰兒心臟脆弱,不能施行手術治療,醫院用藥物維持了嬰兒一個月的生命。」 「你現在的情況要比這個嬰兒樂觀,但我們也不敢保證能夠治好,讓我們大家都努力……


人力銀行 | 汽車旅館 | 台灣溫泉 | 人物百科 | 南方站長 | 民宿指南 |